视频|传统燃油车还有机会吗?看业内专家如何分析

中国汽车报  王金玉  2017-08-25 A+ A-

  近段时间,关于传统燃油车是否会被新能源汽车取代的问题在全球范围引发广泛关注。与此同时,双积分政策的推出也为中国汽车行业发展带来很大震荡。传统燃油车究竟还有多长的生命力?在新一轮变革中,中国汽车行业还有没有机会,相关企业要如何应对新变化?近日,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姜克隽、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刘宗巍、环保部机动车排污监控中心重点项目办公室项目主管马冬、小熊油耗APP联合创始人孙洪波、星星充电APP华北大区总经理王常青、能源与交通创新中心执行主任安锋围绕上述问题展开了讨论,给出了不同见解。

  传统车会否很快消亡?

  安锋: 电动汽车对传统车是一个蚕食的过程,就像蚕叶被不断的吃掉,在不同地区、不同国家被蚕食的速度是不一样的。在一些比较小的、非常先进的国家,如北欧一些国家,没有自己的汽车产业,可再生能源又发展比较快,进程会比较快。但汽车制造大国不可能有这么快的进程。同时,新兴市场,包括中国、印度、非洲等地区和国家电动汽车的进程也会有所不同。总体而言,当前,传统燃油车仍处于增加的状态,但不同地区不同阶段,电动汽车的发展速度会有所不同。传统车要推出历史舞台,还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

  同时,在节能减排方面,燃油车也在不断进步,柴油机的效率比汽油机提升了30%,还有其他方面,传统燃油车的效率提升的途径在不断拓展,这给予其更强的生命力,不可能一下子被取代。

  姜克隽:2010年,我们和国际车企讨论电动汽车,大家还认为为时尚早,可是今天,我们再聚在一起,讨论的焦点已经是无人驾驶了。从近几年汽车的发展速度看,我认为,电动汽车替代燃油车,会是一个断崖式的过程。从0%到10%到20%到30%是缓慢上升,50%以后,可能会在两年之内解决问题,而不是浑浊的状态。这就需要我们的企业一定要做好战略布局,充分考虑电动汽车、无人驾驶技术的快速衍进速度,以跟上未来汽车行业的发展。

  刘宗巍:发动机就要很快退出历史舞台了吗?我并不这样看,我认为发动机还有很长的使用寿命,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首先,发动机是比较成熟的技术,而且也还有进一步挖掘节能潜力的空间,像马自达刚刚公布第二代“创驰蓝天”技术,用汽油机压燃的方式获得油耗的降低。其次,动力电池的性能改善和成本降低也需要时间,现在动力电池较之发动机其实仍处于劣势。实际上,我们所做的所有技术决策,无外乎考虑效果、成本和潜力三点。从大趋势上来看,电池肯定会越来越便宜,而发动机为了满足法规必须追加很多技术,会变得越来越贵,而且这些追加的技术一定越来越复杂,恐怕不是所有企业都能够掌握的。此消彼长,电动车的时代终将到来。但这个变化是需要时间的,对于传统车企来说,如果当下这个时间段发动机技术落后于人,将会非常困难。生存问题尚未解决,还谈什么迎接电动车时代?

  未来,单独由发动机驱动的车辆会越来越少,但发动机依然可以在混合动力及插电式混动车辆上存在,开始是以现有的发动机匹配相对小的电池来满足法规,慢慢会过渡到以较大的电池搭配固定工况的发动机来满足法规。最终,直到动力电池非常便宜了,才会真正进入到纯电动车为主的时代。能源多元化是一个长期的格局,这个过程一定是渐进的,在此消彼涨过程中,电动车的份额会越来越大,但发动机依然相当重要,还有大量的工作可做。

  马冬:传统燃油车的未来还能走多远,其最终决定因素是燃油能供应到多久,这是最核心的,因为油都没了,肯定燃油车就没了。能源供应一方面是一次性能源的原油,还有可替代能源,包括天然气、水制氢气等。中国发展纯电动汽车,某种程度上也是从能源的角度考虑新能源车的问题,不仅从节能减排的角度,也有一定能源的问题。但新能源车的发展不可能那么快?中国传统燃油车保有量已经达到了两亿辆,每年新增2800万辆,新能源车保有量是100万辆,假如一半或者三分之一传统燃油车转化成电动车,中国电网一定会瘫痪的,目前的电力不支撑这么多电动汽车的需求。能源供应决定电动汽车不可能一下子就取代传统燃油车。

  王常青:我个人认为燃油车一直都有未来。首先,能源供给不可能被取代。其次,混合动力和插电式混合动力仍有发动机。最后,纯电动替代燃油车一定是局域性、区域性的。

  孙洪波:从消费角度看,城市出行,电动汽车完全没有问题,但是远途现在还不能满足需求,这个角度判断,传统燃油车要被取代,从技术上还不能完全满足。从节能减排角度看,传统燃油车要想满足新的法规要求的确面临技术的提升,甚至有很大难度,当随着混合动力等新技术的进步,并非不可实现。再从市场存量上看,2亿辆的传统燃油车不可能被一下子取代,需要一个长期的过程。

  中国汽车有没有机会?

  刘宗巍:基本上到2025年的五阶段油耗法规,大部分车型单靠发动机就不能满足了,所以动力总成一定要向电气化不断迈进,企业要在这方面加大投入。实际上,针对现有发动机技术开发混合动力系统,和针对混合动力系统需求开发发动机,这是有很大差别的,其中有很多工作要做,企业必须尽早意识到这一点,并切实采取行动。所以,搞发动机的人也依然有施展的空间。

  在能源、互联和智能三大革命重新定义汽车文明的时代,方向和目标已知,路径和手段未知,这对后发者更为有利。中国迎来了很好的发展机遇,同时也面临着巨大挑战。未来10到15年将决定着中国能否成功建设成为汽车强国,而汽车强国的成功与否将决定着中国最后能否成为真正意义上的制造强国。

  马冬:无论是油耗还是排放,新的法规要求决定仅依靠传统技术很难达标,这就要求包括混合动力、插电式混合动力、纯电动等技术共同进步,方能满足要求。汽车行业必须面对节能减排、安全的问题,这将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和追求,需要企业不懈努力。

  王常青:新能源汽车有很好的发展前景,在未来完全有可能取代燃油车,但必须要经历一个并行的时期。

  安锋:汽车行业现在进入一个非常激动人心的时代,相当于一百年前汽车行业刚出现的时候。一百年之后的今天的汽车行业充满了创新、变革和机会,一定会带来一些机动人心、令人吃惊的变化,需要企业积极应对。

  姜克隽:从汽车对新技术的应用和普及的角度判断,面对汽车行业正在进行的变革,中国汽车有很大机会。

  孙洪波:不管是燃油车还是电车,目前来看中国企业还相对处于不太有利的地位,但是仍有希望。

摄像/剪辑:邬启斌

编辑:邬启斌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