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报道|寻找汽车销量真实数据

中国汽车报  王璞 王金玉  2017-09-12 A+ A-

  因机动车上牌数据不公开导致的汽车产销数据乱象虽不是什么新鲜话题,但这一久存于汽车行业的“顽疾”如今仍没有得到有效治愈。

  更为严重的是,这一顽固“病症”的“并发症”正迅速蔓延:由于上牌数据不公开,导致经过各种方式和手段加工后的数据频出。这样的粉饰,不仅养成了行业、企业见不得增速放缓、市场下滑的“脆弱心态”;还致使生产层面与市场终端实际情况的脱节、供求关系紊乱;更导致了决策层对整个行业和市场走向误判风险提升。

  ■数据上报潜规则虚报瞒报做手脚

  “不夸张地说,企业虚报、瞒报终端销量数据已经成为行业内多年的潜规则,这些失真的数据对企业而言,不仅实际参考价值已经不大,而且沦为一场‘自欺欺人’的游戏。”国内某主流车企产品战略部相关负责人向《中国汽车报》记者坦言,“销量数据的失真对企业的战略规划造成相当大的负面影响。无论是虚报销量数据所营造的‘市场繁荣’假象,还是瞒报数据所造成的‘市场萧条’的误判,都使企业很难了解市场的真实情况,导致企业资源错配,大大增加了厂家及经销商的运营风险,往往‘简单粗暴’的价格战就是这样打起来的。总之,这一乱象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不利。”

  事实上,某些企业上报的销量数据,已经沦为一项面子工程,或是为达到各自目的而人为制造的数字游戏。企业存有这些“私心”,上报数据自然也就存在较大水分。2011年,华泰汽车就曾因向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简称“中汽协”)上报未付款订单量来充当销量,并且以循环统计、重复计算等手段虚报数据,华泰也因此遭到中汽协的调查。在采访中,多家企业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和分析了虚报、瞒报销量数据的种种心理。“一些企业没有充分了解外部市场环境或迫于各种绩效压力,制定了不符合厂家自身能力的销量目标,实际销量与目标相差甚远,不得已而虚报其终端销量。当然,也有一部分企业可能提前达成了销量目标,但出于战略战术的考虑,出现瞒报终端销量的情况。”某企业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销售部负责人说。

  为了能拿到市场终端真实的销量数据,企业也试图从经销商处获取。但遗憾的是,这条路是走不通的。经销商向企业上报的终端销量数据也同样有相当大的水分。某车企负责经销商网络渠道和服务管理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很多企业都是以终端销售达成率作为对经销商的考核标准,部分销量业绩相对较差的经销商为了拿到厂家的季度或年度返利,采取虚报终端销量的手段。“实话实说,企业从自家经销商处获取市场一线真实销量数据都是很难的。”这位负责人无奈地说。

  由于机动车上牌数据这个“正确答案”久久不公开,使企业上报和发布的销量数据成为与竞争对手互相攀比的筹码。而这种攀比的背后,则是粉饰后的数据与真实数据之间的大幅落差。那么,经过加工的终端销量数据,其中的水分究竟有多大?“由于拿不到公安部的车辆上牌的详细数据,我们通常会通过各种途径搜集到旗下车型在全国各地的新车上保险的数据作为较为真实的一线销量数据来参考。我们在搜集上险数的过程中发现,一些竞品车型的终端销量与实际上险数之间存在较大差距。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有些品牌、车型的实际上险率(上险率=上险数/终端零售数)甚至达不到60%。”上述国内某主流车企产品战略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在乘用车领域,除了较为普遍地存在企业之间互相瞄着竞争对手上报的销量数据“做手脚”之外,在商用车领域有着更加“和谐”的数据加工潜规则。“上报销量数据之前,几家企业坐在一起商量,你报多少、我报多少,这次你多报点儿,下次我多报点儿,大家轮流‘坐庄’。”一位业内人士爆料称。

  ■统计部门众多统计口径不一

  既然公安部对车辆上牌具体数据不公开,那么行业内的相关机构对企业产销量数据统计的实际情况又如何呢?

  目前,在国内汽车行业,多家行业机构和组织有相关数据统计业务,其中包括中汽协、中国汽车技术研究中心数据资源中心(以下简称“中汽中心数据中心”)、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以下简称“乘联会”)、中国汽车流通协会(以下简称“流通协会”)、国家信息中心等,其中,中汽协、中汽中心数据中心、乘联会的数据信息受关注度较高。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同一家车企、同一款车型、同一项数据,在多家统计机构中存在着差异。比如,以中汽协和乘联会的7月数据为例,记者摘取了包括长城哈弗H6、一汽-大众速腾、东风日产轩逸、上汽大众朗逸等数款热销车型的相关数据发现,上述几款车型中汽协统计的销量数据与乘联会统计的零售量数据并不统一,其中同一款车型的销量/零售量在两家机构的统计中最大的差距达到近7000辆。

  造成不同机构统计数据有差距的原因则是统计口径、统计样本、统计方式各有不同。据记者了解,目前乘联会的统计数据来源包括整车厂和经销商,统计口径包含批发量、零售量,国内销量、出口量、进口量等。中汽协秘书长助理陈士华每次发布中汽协统计的汽车经销商库存指数时都会特别强调“中汽协的库存针对生产厂家”。“由于统计口径不同,各机构的数据有差别是正常现象。仅以库存量为例,中汽协和乘联会、流通协会的统计结果都会有差异,这种因统计口径不同所造成的数据天然差别是正常现象,没必要强求一致。”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说。

  在采访中,国家信息中心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统计数据多来自与合作单位的交换。以经销商类相关数据为例,一家经销商要想获得国家信息中心的数据,必须先填报自身的相关数据,才能得到国家数据中心统计的数据,如经销商填报了10项数据,得到的数据就是国家信息中心统计范围内这10项数据的总体统计结果,原则上企业没有填报的项目就不能获得该项数据的总体统计结果。

  “国家信息中心的汽车销量数据统计样本不同于中汽协,两家机构之间的统计结果有5%左右的出入。”国家信息中心的上述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调查中,记者还了解到,一些中小企业只向中汽协呈报相关数据,而缺少了这部分企业的数据是造成国家信息中心和中汽协数据差别的主要原因。另外,统计机构影响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着统计样本的数量和区别,这也是造成不同机构统计数据出现差异的现实因素。“这种差异客观存在,也没必要强求各机构的统计数据结果完全一致。”崔东树说,“在当前的市场化竞争中,数据统计也是一种市场行为,市场竞争理所当然。”

  不过,崔东树坦言,由于各机构统计口径、统计样本、统计方式的不同,的确造成了企业在呈报、填报数据的过程中“钻空子”的乱象,谎报、瞒报、在数据上弄虚作假的行为确实存在。“作为数据统计方,相关机构都会尽可能杜绝这些乱象的发生。以乘联会为例,我们会尽可能采取一些措施督促企业如实呈报相关数据,但是有些特殊情况,也无法完全杜绝。如某上市公司,称在股市开盘期间不能呈报数据,因此如果当天早上股市开盘前没能呈报数据,就必须待当天股市收盘后才能呈报,而这个时间差往往就给企业留下了‘操作’空间。”崔东树说。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理事长付于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工程学会并不涉及汽车销量数据的相关统计,但据他在车企及汽车行业的工作经历和了解到的相关情况,企业在填报销量数据时的确存在弄虚作假的行为,有些企业甚至根本不是按实际情况填报,而是按企业需求填报。

  某企业负责销量数据上报的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按照目前国内各主流行业机构的要求,企业的销量数据提报工作相对比较简单,在每个月月结时,销售部或市场部会根据不同行业机构的要求将零售或批发数据提报给其相关工作人员,各行业机构则会将各厂家的提报数据汇总后反馈给参与报数的企业。“不同行业机构的统计数据口径和标准并不一致,导致数据统计结果的差异。因此我们在使用这些存在差异的数据前,会根据需求对数据进行预处理,实话实说这会浪费我们不少时间。”这位企业负责销量数据上报的相关负责人说。

  ■不可告人的利益链

  行业机构统计的销量数据虽然存在差异,也存在企业虚报、瞒报的情况,但并不能以偏概全地说行业机构所统计的销量数据就是假的。毕竟,在企业的能力范围内,也只能获得这些与实际数据存在差异的数据。因此,企业强烈渴望能够拿到实打实的、不带水分的市场一线销量数据。

  “公安部根据全国车辆上牌的具体信息所统计的销量,才是最准确、最具参考价值的。但多年来,公安部并未正式向企业公开这些详细信息,只是定期发布相关宏观数据。”几乎所有被采访的企业都不约而同地说。对此,汽车行业、企业代表曾经多次呼吁,公安部应向企业公开机动车上牌数据,使企业在获取市场真实销量数据的同时,帮助企业更准确地了解市场情况、把握市场走向。

  2008年和2009年前后,作为汽车行业的全国“两会”代表,江淮汽车原董事长左延安以及郑州宇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汤玉祥都曾先后递交过呼吁公安、交管部门定期公开汽车上牌数据的议案,但遭到了直接回绝,理由则是,当时的信息系统技术还不成熟,达不到公开条件,另外数据中有部分涉及公民隐私的内容,公开的话存在诸多法律问题。那么将近10年过去了,公安部依旧没能向企业公开机动车上牌数据,难道信息系统的技术还不成熟吗?涉及公民隐私泄露的问题还没能找到有效规避的途径和方法吗?

  数据保密的背后,似乎并没那么简单。在采访中,一家名为“无锡华通”的公司,被多家车企相关负责人频频提及。车企相关负责人纷纷向记者表示,前几年他们都曾直接或间接地从这家公司买过公安部车辆上牌相关详细数据。“无锡华通的全称是无锡华通智能交通技术开发有限公司,据我们了解是公安部的下属企业。前几年,无锡华通会把公安部车辆上牌等相关数据售卖给其他咨询公司或社会企业,车企再从这些机构购买所需数据,且价格不菲。不过,近两年,随着数据问题被各方关注,无锡华通不再对外售卖公安部车辆上牌相关数据,企业现在想买都买不到了。”一家自主车企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

  “我们之前的确从相关渠道购买过公安部车辆上牌的详细数据,但是到2015年前后,这个渠道被封锁了。据我得到的消息,是因为公安部变相出售车辆上牌信息和数据的行为被内部禁止了。这条背后的利益链被斩断后,企业想获得车辆上牌详细数据的难度更大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车企负责人说。

  9月5日上午,记者拨通了无锡华通的电话,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公安部的机动车上牌数据确实不对外公开,要想拿到相关数据只能找公安部,得到公安部的指令后无锡华通会提供相关数据。这位工作人员还特地补充到:“公安部是不会对外公开这一数据的。”

  另据记者了解,此前中汽中心数据中心曾经承担了公安部机动车上牌数据的统计工作,因此,统计和发布的数据为公安部机动车上牌数据,但近几年双方终止了相关合作。目前中汽中心数据中心统计的汽车销量数据,是依托其与中国保险信息技术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合作搭建的大数据平台,以车辆缴纳交强险的数量为依据。“根据我们了解的信息,近两年不仅我们,其他的主流车企也都没有拿到上牌量数据的渠道,具体原因我们并不清楚。目前,作为行业合法授权的汽车销量数据发布和分析机构,我们基本是从中汽中心这一渠道获取一线市场销量信息。”一位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

  ■公开上牌数据有多难

  那么,谜一样的公安部机动车上牌数为何久久不能公开?向企业公开这一数据到底有多难?

  “不公开的原因是服务主体不同。”崔东树直指问题核心。他表示,当前,汽车销量数据的统计机构多为汽车业内行业协会或其他组织,这些机构以服务汽车产业发展、服务企业为主,数据的统计结果也会及时向企业公开。而公安部等机构统计数据以告知公众为目的,服务的直接对象也并非汽车行业、企业,因此其数据只是年度例行性发布保有总量,也没有具体分类,不能充分满足汽车行业、企业需求。

  “公安部掌握的机动车上牌数应该是最真实的,这是人为力量无法作假的,如果能及时公开这部分数据,或能解决数据造假问题。”付于武说,“我们之所以统计数据,是为了了解真实的市场情况,做好监测的同时做针对性研究,做出决策、预警,使市场和行业得到更好的发展,而数据的不真实将导致以数据为基础的研究变得不准确,相关工作也将失去应有的价值、不能发挥应有作用。”

  目前在欧美日等发达国家和地区,部分行业数据已经可以做到公开化,不仅对企业,对消费者也可起到参考作用。而在国内,由于利益的牵绊,导致相关政府部门向行业、企业公开数据成为一件难事。“作为一级政府部门,为企业提供必要的信息是其政府职能,公安部不向企业公开相关数据背后是不愿意放弃既得利益。作为企业则是真切地希望政务公开能把机动车上牌数作为一项内容。”某车企相关负责人向记者表示。

  编辑:陈伟



继续阅读

QQ截图20170911170827.png